Site Overlay

[欧陆烽火]关于亨利、爱尔兰和手球的线性模型

本文属鄙人连载之<足球人生,人生足球> 中新贴的一篇。另贴出来是因为看到不少人对昨天比赛手球的愤慨和反愤慨,鄙视和反鄙视。

  试图在后文中对我们的心理做出一些分析和解释吧。

  今天的比赛,我该说些什么吗?又或者,我能说些什么吗?

  世界杯欧洲区附加赛,最后算是爆出几个不大不小的冷门。乌克兰主场输给希腊,然后俄罗斯因为客场进球少而被斯洛文尼亚淘汰。——还不用说,非洲区的那场诡异的重赛,阿尔及利亚的一个世界波干掉了埃及。

  然后就是那场法国主场打爱尔兰的比赛。

  爱尔兰在特拉帕托尼的带领下——特拉帕,我之前错怪你了认为你的足球理念已经过时了,现在收回——在有卫冕冠军意大利的小组赛中保持不败,杀入附加赛。

  附加赛之前他们就极其努力地想让FIFA取消附加赛分档的决定,但最终还是不幸地抽到了法国队。

  多梅内克之流我们多说无益。——反正人都是这样的:06年他用一套歪理邪说做成功了,拿到了世界亚军,于是大家都接受他,甚至赞成他的战术和理论;但是08年同一套歪理邪说彻底失败,于是大家都反对他,然后还不忘说,即使在2006年你成功的时候我也是少有的几个反对你的人之一。

  爱尔兰的“杯具”是由第一回合在主场因为一个阿内尔卡的折射球而造成的。而这次的目标则是在这无法被攻陷的法兰西大球场取得一场胜利。——插一句,上两次重要比赛中在法国赢球的是麦克法登带领的苏格兰(那次是在巴黎王子公园)和康斯坦丁诺夫的保加利亚(把法国绝杀出94世界杯,那时圣但尼还在巴黎远郊沉睡着呢)。

  不在这里多说什么技战术。反正看过比赛的朋友应该都能知道法国虽然纸面上的射门等等占据优势,但其进攻完全没有章法。央视的两位对其进攻的几点问题翻来覆去地讲,而到下半场开始时看到亨利站在场边面授机宜,我忽一闪念:难道他替补上场?额,不对,他上半场似乎也在场上……

  爱尔兰的那个进球是一个会让人激动得流泪的连足球教科书上都作为附加题只要求“学有余力的同学”课后完成的团队进球。而之后的小基恩、达夫、奥谢等的一些错失的所谓“half-chance”在比赛结束之后,当然会成为球迷们的永久的痛。

  有一个电影的标题也被常用来形容生活中发生的事:“Stranger than fiction”。是啊,在球场上和我们生命里发生的事很多都像那刻意营造出来或者编出来的情节,甚至比电影里的还奇妙。当你最后招致了这样或者那样的命运的捉弄之后,你回想起来就会发现,当初你其实有机会把命运完全抓在自己手里(或者彻底打败那个竞争对手),只是你手软了或者你没把它当一回事。

  正题。

  比赛下半场后半段开始场面有点僵,而我也不自觉地“眯”了一会儿。

  加时赛一开始法国有个可能可以有的点球。裁判没有判。

  然后就是那个亨利的手球。

  从情节轻重来讲,这个手球是最严重的一类了。比什么无意碰到球,什么球打手,什么伸出手臂扩大进攻/防守范围严重许多。也就是所谓的“排球动作”。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球来得实在太快,而且靠近底线,直播时一闪而过根本看不出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球对爱尔兰球迷和球员的刺激就异常大。——因为他们都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主裁和边裁就是不明白。

  当然,这类的球发生过许多。梅西和阿圭罗前几年也上演过,马拉多纳上帝之手更不用说了。而近邻中田浩二也曾骑到我们头上。舆论和我们自己通常会支持一些这种球,而反对另一些——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我们站的立场。

  马球王的上帝之手,被赋予了(特别是被第三世界的舆论)施加了太多的比赛之外的含义。这个球代表了对马岛战争的复仇,代表了一个弱势国家对帝国主义霸权的反抗(虽然这其实多少是个被舆论唆使的论调)。再加上马拉多纳天赋卓绝,以及那个他紧接着打进的“世纪进球”,还有不可或缺的一点——那届的阿根廷具备超强的实力——便使得我们接受了“上帝之手”这一名称,以及这个角度的价值观。

  梅西和阿圭罗的球也是如此——阿迷的吹捧暂且不论——他们上演手球的比赛本就是普通的国内比赛,关注度自然没有高到这样。于是很少有人会站在“他们的对手的球迷”角度感同身受。再加上他们不但球技高超,从个性来说也都比较低调,所以真正“黑”他们的人不多——一家的巴迷除外。

  中田浩二这个不必多说。亚洲杯决赛,工体,如此重要的场合,还是对阵我们中国队。中国队是占据了一定优势的,并且很可能获胜的,却因为一个故意手球而导致主队的落后和最终落败,(再加上那段时间舆论导向就倾向反日),他当然会被我们从心底怒骂和鄙视。

  以上几个例子中让我们对“手球者”赞同或者不以为意的只有这么几种情况——比赛很不重要,或者手球者的球队及本人本就寄托了众人的无比期望,然后他的对手也是“招一些人嫌”的球队;再然后,他自己的球队要除此之外表现非常出色,本就实力超群。

  今天亨利的手球很遗憾,不具备以上的任何一条。

  比赛非常重要——看看非洲区重赛结束后无数阿尔及利亚人兴奋往场内狂冲的架势,就知道了。

  法国并不是阿根廷,或者巴西。举个例子,你要一个英国人恨巴西人,他恨不起来;你要一个英国人爱法国人,他也爱不起来。作为欧洲足球的主要势力,英国人(及爱尔兰人)、德国人、意大利人等等对于法国人都不感冒。而作为亨利,在阿森纳时为人高调(而至于嚣张),而离开阿森纳又让不少人不开心。于是作为手球者本人,也得罪了不少人。

  更重要的是什么,法国队的实力给人感觉信服吗?不。在多梅内克的率领下,预选赛跌跌撞撞,勉强以第二名打附加赛。第一回合在客场赢了个运气球,但回到主场后,这场比赛则完全打傻了。

  而同时,爱尔兰全队背水一战,在圣但尼全然不怵世界亚军,不仅打进精彩的一球,还占据了一定程度上的主动。爱尔兰作为弱者,做到了这些,自然可歌可泣,也获得了大家的同情。

  于是,这一切条件都对亨利不利,所以我们当然不会对这个明显手球表达纵容的态度。

  也因此,我们或许不是站在道德的角度,而是出于情感的考虑,就在一瞬间之内,做出了对突发事件的内心定向和判别。并会将此看法牢牢记在心间,并使之影响自己对今后事件的看法。

  也因此,在一夜之间,无数人就会认为也会将之作为自己心里不二的想法——

  亨利,你这个骗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