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世界杯]{南非2010-序} 当我们看世界杯的时候我们看些什么

该来的总会来的,无论它们与你所处的国度是否有直接的关联,比如世界杯。

   人们习惯使用“四年一轮回”来描述世界杯这个有固定时间间隔的大事件,而实际上世界杯与轮回本身并无太大的关联。岁月荏苒,物是人非,记忆力的流连忘返终会被时代的前行一层层尘封。总是在每到世界杯的时候习惯性回顾历史:1986年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1990主题歌的余音绕梁,1994年巴乔的背影忧伤,1998年巴西的离奇低迷,2002年中国人的处子之旅,2006年齐达内的秃头诡异。

  那些忧伤与欢愉是如此的亲近而久远,像每一段恋情一样,人们在每一届世界杯留下各种情愫,这些情愫伴随着我们年轻、成长直至喜欢时不时怀旧而复杂的老却,在岁月的某一个当口一番醉生梦死之中恍然发现年华老去青春不再的残酷。

   足球为什么会有如此的魔力,在一定层面上它甚至超越了老公或老婆这个终身职位所能带给你的精神愉悦。回到生活的本质层面上阐释,很容易发现足球魔力的来源。大多是时候我们喜欢某一样具象存在的事物,实际上是喜欢围绕事物本身发生的所有人和事。

   我们之所以沉迷世界杯的原因不在于轮回而恰恰在于更替,世界杯四年一间隔的举办方针以及足球这项运动的特有生理规律决定了每一届世界杯都会出现的成员交替以及人员更迭,使得每一届世界杯都会汇集起大量的意料之外,或忧伤或愉悦,或慷慨或怯懦,或相遇或离别,或巨星陨落或新人辈出,或功成名就或遗臭万年,各种情愫集中在一个月之内密集轰炸,对于保持了高度好奇欲望的人类而言其魅惑程度可想而知,尤其对比容易产生审美疲劳的平淡生活,这样的变数频率和情绪击中宣泄显然越发变得诱人。人们往往会将个人生活中无处或者不好释放的多余情愫加之转移寄存,这恰恰是各种兴趣爱好的实际由来。

   也有人不喜欢世界杯,少部分出于对运动本身的无兴趣,更多的则来自球迷们的另外一半,她们不能忍受的不是赛事本身,而是被忽视,由于不能适应自己的另一半每隔四年一次对自己的忽略不计,她们选择站在世界杯的对立面,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格局。但同时,如果你对老婆说“如果没有你,生活多平淡”,未必会得到个微笑。但是如果你说“如果没有世界杯,生活多平淡”,得到的却会是千万而强烈的共鸣,这又是一种更奇妙的格局。你很难说得清楚究竟哪一种状况更不幸。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的,在南非这个可以有三个首都亦可以娶三个老婆的神奇国度,除了抢劫和绑架,这一次世界杯又会带来什么然后留下什么呢?一个半月之后,可能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又或者当我们看世界杯的时候我们看的本来就就不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