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崇文、宣武—-一个文化符号的消亡

  日前,北京市进行了区县调整,撤销崇文、宣武两区,分别合并到东城、西城区。

  在听到这个消息时,第一个感觉就是拍手叫好,因为由此一来可以减少一些贪官污吏,是广大纳税人的些许幸事;同时,心里隐约觉得稍许失落,难道今后崇文、宣武就这么没了?

  北京现有的区县自1952年命名以来沿用至今,耳熟能详,虽然崇文、宣武的经济发展水平在北京尚属落后,但由于区内辖有前门、大栅栏、菜市口、琉璃厂等著名景点和百年老店,以及胡同众多闻名,是老北京保存较为完整的缩影。加之其名字与北京作为历代都城的地位和形象紧紧相连,蕴含着众多的历史典故和历史的痕迹,透着霸气和王者之气,让人乍一听就知道这里是北京!以崇文、宣武为区名的中国仅此一份!是北京独特的文化符号!

  而东城、西城就显得太大众化了,虽然东城、西城在北京也同样文物众多、影响深远、耳熟能详,但名字却没有多少文化内涵,且在中国也不是唯一的,在百度上搜索东城区,就会看到东莞市、许昌市、河南永城市都有东城区。且从字面上看,东城、西城确也无任何文化内涵。

  在这次合并区县中,不知道我们北京的官老爷是已什么为依据撤销宣武、崇文区号的?撤区的决定是对的,但为什么不能将东城和崇文合并叫崇文区?将西城和宣武合并叫宣武区呢?

  文化是要传承的,我估计北京的政府官员不是脑袋让门挤了,就是东城、西城的官员级别高于崇文、宣武的官员,是下级服从上级了。如果我们的老祖宗也是那么随意,进城就改名字,过几十年就改名字,我想洛阳、许昌、荆州、襄阳我们或许就见不到了,或许现在也叫什么洛杉矶、许城了,名字会有一个,但决不会让你感觉有任何的历史痕迹。感谢老祖宗的睿智和无私!

  文化是要呵护的,我们的城市管理者根本不明白这一点,不是站在历史的高度而是迎合一时的政治需求来决定事物。例如,在北平和平解放中,国民党傅作义将军为保护北平城中老祖宗给留下的一草一木,主动放弃北平,而我们进城又做了什么呢?仅进城8年就把老北京给拆了,千年的城墙没了、城门没了,仅保留了前门、天安门、德胜门,而建国门、复兴门、崇文门、和平门、宣武门、朝阳门、阜城门、东直门、西直门、安定门、;正阳门、东便门、西便门、广渠门、广安门、左安门、右安门、永定门熬过了多年的战乱却毁在了我们所谓的城市管理者和规划者手中,美其名曰为在老城里办公的党政机关提供出行的方便!呜呼!让人扼腕叹息、捶胸顿足,这不是传承文化,是扼杀文化啊。时至今日,也没有见管理者给全国人民一个交代,而是避而不提,好像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文化需要创新的。历史的前进,要留下些许的痕迹,但要体现历史的厚重,才能引起后人的遐想和追忆。要远离功利才能更加地接近历史,才能代代相传。就地名文化来说,我在苏州工作过一段时间,对苏州老城区里道路的路名赞叹不已,钦佩先人给我们留下了如此厚重的遗产,吴地后人将其发扬光大,这种创新是人民真正需要的创新。举几个例子:苏州老城中几个路名:干将路、莫邪路、道前街、司前街、带城桥路、桃花坞大街,简单的几个路名给们展现的是2500年苏州厚重的历史痕迹。这就是文化的创新和文化的传承。

  反观国内其他城市,解放路、五一路、中山路,十个城市有九个城市有这样的路名,千篇一律的路名失去了每个城市应有的个性,虽然政治立场没有问题,但确也是对文化的藐视,北京的城市管理者不仅在犯着同样的错误—思维水平仍停留在建国初期的水平,还增填了新的毛病—-依附权势,也就是主动地做起各类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地名想改什么就改什么,谁出的钱多就把桥梁的命名权给谁、把公交车站的名称给谁。放眼现今的北京城,放着好好的原地名不叫,什么四通桥、联想桥、新兴桥。。。比比皆是,还不如回归叫“三义庙桥”“公主坟桥”恰当且久远,试想若联想失败解散了,你这个桥是不是还得寻个新东家?是否有可能又改名成“北京现代桥”或“北京首开桥”?简直就是胡来!

  朋友们有空的话赶紧的去现有的名胜古迹看看,留个影吧,有着这样的城市乱管者,什么时候把颐和园和圆明园合并了,统称圆明园也并不是天方夜谭,关键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脑袋又被门框挤了呢?

  全文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