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Overlay

浅谈西政大渝北校区之个人情感生活

浅谈西政大渝北校区之个人情感生活

   ——以民商法学院二零零四级X某为例

   (西南政法大学 民商法学院 重庆 401120)

  [摘要] 五年前,渝北回兴镇,西政大综合楼下的迎新档,开学大吉,我和弟兄们容光焕发。没想到开工不到半年,平均每天被传唤零点一二五次,一年内,挂了六门必修。哈利路亚!算命的说我是“直待无花空折枝”,可是我不同意,我认为出来念大学的,是得是失不能由别人说。路怎么走,诸位自己选。好了,祝大家在本科部一帆风顺。雄起,各位同学。

  [关键词] 博学 笃行 厚德 重法

  一、缘起或选题背景

   共和国五十四年,民国九十二年,公元二OO四年,我意外考入重庆市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院,不幸成为每年数以万计的全日制法学本科新生中之一员,从此开始了我长达数年迄今尚未完成的光灰岁月。尽管在年复一年地与潮湿空气、坎坷地面、高品质脸蛋搏斗至今的过程中,我勃发过萎靡过坚守过叛逃过并因此光彩过灰暗过清晰过彷徨过,且这所有的一切还将继续轮番上演或是交错呈现,但聊以快慰的事终于在二OO八年七月发生了。自拿到盖有领导们红彤彤蓝荧荧签名大章的高保真纸片起,我成为了两证齐全的限期撤离人员。终于可以在某个话别的黄昏,内心决然却面带婉容地拿起酒盅,对着大峡谷方向落日的余晖一饮而尽。也是在斗地主与扎金花的硬币叮咚之中,我看了看不算合身的学士道袍和道袍中一丝不挂的灵与肉,决定由此为自己的沦陷与光复划上一个分号。不是句号。

  二、选题概述及研究方法

   段子很多,主题也不少。有手足般的哥们、衣服般的老婆,也有衣服般的哥们、手足般的老婆。当然,还有连衣服都不如的哥们和比手足还更亲的老婆。思之再三,觉得按我这般的分类,多数都将直接有悖于伟大祖国江山和谐的奋斗目标。无奈之下,我只得暂时写下最安全也是最豪迈,最催人奋进甚至催人泪下的手足兄弟部分。其余的,我打算留待来日再出手以祸国殃民。在这一部分中,我将秉承我党“是什么就说什么”的崇高理想和“打死也不说”的革命精神并予以融会贯通,力求虽知有不言但言无不真,希望众弟兄监督批评之。又因为记叙对象纷繁复杂光怪陆离,难以保持同一叙事格调,请广大老中青读者朋友分判甄别之。

  三、老三,其然,侠

   侠之大者,为这为那。如谭嗣同一般的侠骨也禁不得揉搓,大侠早就死干净了。在这寇帮流布、匪气熏人的年代,老三却独自蒸发着一身的侠气,迷醉一伙男女,我也倒在其中。四年里的一大半时间,老三与我四脚相向,他在那头,我在这头。老三的侠气也便沿着寝室里矮矮的床梯夜以继日地浸染着我们的情谊。

   五年前,老三是清癯而多病的,那个戴着李宁鸭舌帽、斜跨小包的老三和日后满脸胡茬、一桌烟蒂的老三共同辐射着我,在偶尔回头张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改变了那么多。尽管我自诩阅人颇多,但不得不承认,老三是我遇到的第一个深沉而不是装深沉到的人,这品质太具魔力了。但饭桌上的妙语连珠、讲演时的脱口而出、课堂上的感染全场……所有一切的恰到好处、可圈可点也让我第一次从身边领悟到真深沉必乃大敏捷大跃动而后可。老三,这头黑龙江的汉子,在经过几年异乡的折磨变得珠圆玉润之后,我已不大能想起那个精致而优雅的freshman。只有当我夜半如厕时窥见昏黄灯光和缭绕青烟中摩挲着《唐诗三百首》的老三,也只有当我翻看级刊旧文反复体味老三笔下的“此心清冷,自叹惜今”之时,我才会想到,浑身侠气的老三在浑身的才气之中始终有着一丝哀伤,而这一方浅塘终究不能给老三更多的惊喜。临别前,老三将他在我眼皮之下摩挲了四年的老版《唐诗三百首》送给了我,以示深深的纪念并成全我日夜觊觎的用心。毕业前,为着国经补考的我和老三,每天都奋斗在金碧壮丽的图书馆。我们白天抽烟聊天,忍物业之喝斥;晚上潜心苦背,悔当初之蹉跎。周末的傍晚,我们准时坐进三楼影音室,一边盯着屏幕一边关注前排的师妹。阳光的午后,我们对着毓秀二湖中的生物群落,各自心怀异想。

   现而今,侠气的老三回到了故乡,在祖国的国税战线上继续着他的光荣和梦想,释放着他的魅力与能量。“想当时几番肺腑,不知再时又何年。”遥望关东,只道一声珍重,其然老三。

  四、CC,昌超,仁

   迄今为止,每每我反思自己踏上这条不归路的种种前兆,都觉得有一个人当仁不让地算是主要诱因之一。而当我翻着图书馆里出版27年却崭新如初的《礼记》,读到“仁者,人也”的那个下午,注定了CC迟早会以某种面貌进入我的视线。当然,此刻回想起来,其实CC而今的风尘面貌在当年就已经初具规模了。

   有的人虽然拼了,但还是不像;有的人从未刻意,却不容质疑——CC就是这后一种——所谓的纯爷们。四年半前,我代表级刊编辑部拿着名单敲响了CC寝室的门。就这样,这个高考满分作文而稍显口讷的新生,成为我专制主义大旗下雄雄绽放的奇葩。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对林昭的深沉缅怀,对所谓青春的冷静观察,还有歌唱的忒弥斯与天庭诸神……CC就这样开始了他在西南一隅的文字探索。过后我常常把他当初投来的稿件翻出细细品读,有一天蓦然发现,我心中CC风尘爷们的面貌其实就始于这些老练而独到的文字。而在往后的岁月里,CC的吃喝拉撒喜怒哀乐不过只是几行脚注,为他的性情补充了几个出处。

   CC来自式微久矣的中原圣地,他那个略带书香的门庭也跟炎黄龙脉一样,并没有沐浴到多少改革的春风。在大多数时候,CC基本上属于物质方面的破产户。但种种证据表明,CC把开源节流抠出来的钱送到了海啸难民的手中,送到了北川幸存孩子的跟前……也许你有很多恰当不恰当的看法,但对于CC这个一脸风尘相浑身君子气的爷们来说,“仁”就一个字,足矣。我用自己年复一年的阅历去体悟这个字,CC却用他经年不变的情感去诠释这个字。当我在一篇篇专业论文里高谈阔论时,也会有一丝丝豁然掠过心头,彷佛更懂得CC那匪夷所思的情怀。

   我不只一次地想,CC这个人还是很以他的爷们气质为自豪的,不然在球场上他干嘛那么拼命?无非为了给他的形象增砖添瓦罢了。一个迷恋于里克尔梅悠扬派头的人,却有着普约尔一般的亡命作风,让我不得不认为他是在伺机释放心中压抑已久的情感和身体里过分膨胀的激素。08年夏,我陪CC顶着高温和紫外线,在上海八万人体育场亲眼目睹罗米风采,我俩狂热地叫嚣,为该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奉献了货真价实的欢乐。散场之后,我和CC数过往事三万六千桩,看他对着床前细雨独自吟哦“都将万事,付与千钟”,我终于明白,CC的仁是埋藏了太多疏狂的慈悲。而当如今的CC已拥有多次入寺禅修后的凝寂湛然,我更是坚定了我的看法。

   写作间,CC电话来袭,话说《南海康先生法书》现身坊间,并已成功拍下,不日即将寄送抵渝。手舞足蹈的我难忍一时欣喜,不慎以创作中的文字相告。CC听闻后大笑三声:“二,又是二!这下我明白了自己难逃“二”的命运。”哈哈,仁者,二也。二得颇有些让我们泪飙的CC,还能带着这份执着的大爱走多远呢?

   当下,爷们CC在距离渝北400多公里的贵州大学里深造他并不喜爱的民事诉讼法,时刻筹备着杀回母校背叛师门。听说去了林城后,爷们CC常常让高度白酒形同矿泉,每到这时,众好汉无不胆生料峭,两股战战。听说爷们CC用西政大足球的彪悍主旋律严重扰乱了某211重点高校的比赛秩序。又听说……算了吧,这些也都是脚注,不过补充些出处。仁义却不那么慈眉善目的CC和我都是圈内为数不多的继续受教育人士,我们的梦或许常生常灭常卷常舒,但为着人类真善美崇高事业聊尽薄力的心却未曾被消磨。“又尔我,踏尘独漉,睨天长啸”,此去与我谁共到?再道一声珍重,CC昌超。

  五、小鱼,西风,

   “生不求状元及第,但愿一淋台北雨。”看到小鱼的QQ签名,耳边升起廖昌永华丽的声线。对台湾的美好情愫让我和小鱼常常相约陷入癫狂,作为中共人士的我们,甚至在玩笑中策划过叛逃事宜……写下这段时夜已深沉,嘴里香烟的余味正适合描述小鱼的文字。曾经向往皈依的我,从小鱼这里深刻地体会到缘起的魔力,而在向着清凉门跋涉的途中,我也时常停下脚步,回味我与小鱼出入火聚般的往昔。

   “为人倾身玉立,面皎然,美丰仪”,这段文字是我两年前读张祖翼《清代野记》时特意为小鱼誊抄下来的,以备往后之需。此刻,这种需求终于出现了。小鱼长得确实不赖,使我发愿长期关注他,加之他与我本科时只隔一个寝室,大大加快了我俩互动的进程。前不久我将他军训时的种种情状描述出来,引得他阵阵惊愕,佩服我记性如此之好。其实这种小亮点偶尔降临于我并不足为怪,但却足以说明小鱼的美貌在我俩早期的友情岁月中确曾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回首4年过,这个校内网上的西政大人气之星,凭借着并非仅仅是姿色的东西日益巩固着我们的情谊。

   被辅导员视为“天真”的小鱼,在这个无数纯洁事物本色不再的时代里,将众多美丽词汇的原意保留在了我的理解中。08年8月,小鱼随研究生支教团去到重庆巫溪上磺镇,在距离重庆市中心13小时车程的小镇边缘开始了为期一年的误人子弟生涯。当然,在浏览小鱼发到网上的照片与文章时,看到他在烛光下一丝不苟写成的教案,看到他与孩子们真诚的笑脸,我真正意识到,“误人子弟”不过是一句玩笑,天真的小鱼始终会以满满的热情和严谨去做好他认为值得的事。这个门萨智商测试142分的小鱼,因为他与众不同的天真,过着令我艳羡的日子,体会着许多我不能体会的美好。

   09年9月,小鱼回归重庆沙坪坝,成为西政大研究生院法制史专业的一名公费研究生,在顺利成为我师弟的同时,开始了他心爱的发现探索之旅。为了明年暑假的西藏行,天真活泼的小鱼利用课余时间下海圈钱。如果你在沙坪坝西西弗书店内的矢量咖啡厅看到一个颇有姿色、满脸堆笑的男性服务生,千万别只顾着观望,落座喝杯咖啡会让你收获到更多的惊喜。小鱼用他第一个月的血汗钱为朋友们分发礼物,今天收到送给我的《杂书过眼录》,配上先前送我的书签,一份精美的温暖值得留恋。其实我知道,无忧无虑的小鱼也有落寞的时候,天真活泼的小鱼也会沉默寡言,但在小鱼的世界里,有了童话般的期待是否就真的少了很多失望?载着固然的天真和些许不时的惆怅,或许小鱼也会在追梦的路上变得老成起来,但希望他在累了乐了爱了厌了的时候,能一如既往地憧憬头顶的星空,并让这份憧憬随着清风飘起来,飘到朋友们的心中。

   “问何如声色将情寄”,你这个文艺细胞猖獗的孩子,如果有一天当我真的决定做个“神州袖手人”,定要你将那一腔的幽情与我慢慢说来。而在眼下的日子里,虽然歌乐山的仙气滋养着你,我同样要道一声珍重,西风小鱼。

  六、结语

   一直以来,我都想找出过往中最值得记念的一段,但各个时期所赐予我的每每不同,让我无从取舍。如果有一天,我真能带着广博的知识、真挚的友谊和快乐的回忆入土为安,那么老三、CC、小鱼所留给我的,虽然未必是一生中最佳的珍藏,但一定是我精力最充沛、情感最纯洁时期的一段精彩剪影。我们之间的友谊因为大学的开始而起航,随着大学的结束而成长,必然也会由于时间的推移而又日新日日新。我用区区四千字是远远不能写出他们性情的十分之一,而更多的故事也只舍得收藏于方寸之间。哪怕以后我落魄到无法再联系上其他所有的人,但每当我想起与他们在一起的那些神仙般的日子,就如同狱中的囚徒想起了外面的时光。我时刻勉励自己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干事。做一个有用的人,而不是伟大的人体面的人;做一些有用的事,而不是轰动的事好看的事。这些,都是为了我们共同怀揣的理想,为了我们共同经历的清新刚健的岁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